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文杰在任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期间,自2020年1月23日起,任全省监狱系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具体负责全省监狱疫情的应对处置、统筹协调、预防、管控、治疗等相关工作。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王文杰思想麻痹大意,对监狱疫情防控工作的特殊性、复杂性和敏感性认识不足,没有将监狱与疾控部门的联防联控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工作予以督导落实;不认真履行职责,对监狱医院在疫情防控期间存在的管理漏洞失察失职;不正确履行职责,对任城监狱上报的干警发热个案未调查核实,处置不当。王文杰的上述玩忽职守行为,导致任城监狱新冠肺炎疫情扩散蔓延,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依法应以玩忽职守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王文杰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辩论意见,王文杰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美国应该如何看待10年或20年后的中国?届时,中国将具备如下特征,例如: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经济体和最大市场;将在开发相关技术平台方面与美国争夺领导地位;将拥有一支在西太平洋可与美国匹敌的军队;在制定规则、设定标准、提供融资的多边机构中拥有更大影响力,并且在与美国亚欧盟友的双边关系中占据更大优势。

尽管中国构成挑战,但不应夸大或误解这些挑战。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结果造成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以来数十年构建的双边关系自由落体式下跌。

美中拥有利益重叠的领域,也面临双方必须开展合作的议题。如果中国看到一种至少不敌对的中美关系的价值,中方就不会采取其认为可能损害这种关系的措施。

没有证据表明中国在认真地追求威胁美国本土,或寻求与美国展开全球对抗从而重演美苏冷战的模式。相反,我们可以预料会看到中国争取在东亚和中亚获得经济突出地位、在西太平洋确保相对于美国的军事安全,以及在亚洲以外主要通过经济联系获得不断提升但并非主导性的影响力。我们不应预料中国会构建一个由志同道合国家或卫星国组成的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的网络。

在21世纪,对美国和全世界来说,美中关系将是最重要的关系。作为一个新兴的旗鼓相当的对手,中国在我们所有的利益领域均对美国构成挑战。其他国家会在一个或多个领域对美国构成挑战,但没有谁能构成全面挑战。

由于过去10年中国各领域实力不断增强、海外经济影响力日益增长,美国人日益将中国视为一个具有潜在危险性的对手。

中国发展过程中的许多趋势可以成为严重威胁,但在有些情况下,它们可能成为合作的机会,这取决于中国的行为,但也取决于我们的意图。值得回忆的是,如果没有美中联手为经济下滑趋势提供缓冲并采取大规模刺激措施,2008年的大衰退就会演变成一场萧条。

美中对抗最重要的战场很可能在科技领域。美国创建并主导了主要科技平台的事实为美国世纪提供了跳板。美中将成为科技对手的事实并不意味着可以或应该进行激进脱钩。在限制中国获取美国先进技术,与当我们迫使中国竞争对手研发我们拒绝提供的产品时无意中向其提供的激励之间,我们需要认识到其中的得与失。

美国外交政策机构认定,中国是一个战略竞争对手、一个战略对手以及一个潜在的战略敌人。

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不会成为能够与美国匹敌的全球军事强国。中国的经济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将超过美国,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人均GDP将远远落后于美国。这将意味着对中国领导人而言,关注国内需要这一客观要求仍然十分重要。从国际上来看,毫无疑问中国在贸易、投资和基础设施发展方面引人注目地崛起为全球领袖为该国带来了更大影响力,但在国际金融、资本市场和货币方面,中国距离成为规则制定者而非接受者还有许多年,也许是数十年之遥。

那么美中关系的特征将是什么?什么样的系统性关系将对美国最有利?

对美国来说,中国不是一个生存威胁,但避免不了的事实是我们将是竞争对手。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被告人亲属及各界群众通过视频系统同步旁听了庭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