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仁川9月26日电 (记者 曾鼐)中韩26日在韩国仁川举行第七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装殓仪式。

当天,位于仁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临时安置所”内摆有花圈。中方代表现场进行了献花等悼念活动。

2020年5月至今,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2017年发掘区域以北开展考古工作,截至目前,清理墓葬103座、墓葬围沟10余座,虽遭严重盗掘,但仍出土陶、铜、玉、铁等各类遗物近300件(组),以西汉早期遗存为主要文化内涵。

大堡子墓地墓葬分布密集(西汉早期墓葬数量预计超过800座)、年代集中、区划明确、等级明显,距秦都咸阳、长陵邑较近,为研究秦汉之际咸阳周边的墓葬布局、埋葬制度、家族关系,特别是秦汉政权更迭和文化因素“过渡”提供了丰富而宝贵的实物资料。(完)

值得关注的是,一座墓葬出土陶缶肩部刻有“新亭”二字,笔画清晰。根据现有研究,“新亭”与以往发现的“咸亭”意义相同,为“新”地之亭市,“新”一般为县级建制。文献和考古资料表明,大堡子墓地周边秦汉时期设有咸阳、渭城、泾阳等县。又据《汉书·地理志》,“渭城,故咸阳,高帝元年更名新城,七年罢,属长安”;《汉书·萧何曹参传》亦述“(曹参)东取咸阳,更名曰新城”。可见,咸阳曾在汉初短暂更名为“新城”。加之大堡子墓地陶器组合所显示的西汉早期特征以及随葬铜钱流行“半两”而不见“五铢”的现象。上述证据在时空基准上建立了大堡子墓地与汉初新城县的内在联系,“新亭”应指汉初新城县亭市。根据现有考古资料,西汉“新亭”陶文尚属首次发现,实证了汉初新城县的建置。大堡子墓地位于秦咸阳城核心区域东北约8公里处,鉴于其特殊的地理区位,大堡子“新亭”陶文还填补了秦汉政权更替时期的秦都咸阳建制更迭和城市变迁的重要一环。

大堡子墓地多见竖穴墓道洞室墓和竖穴土圹墓两类墓葬。墓地规划有序,以方形围沟为区划,可能代表了不同的家庭单元;随葬陶器呈现一定的组合规律,常见鼎、灶、仓、缶、壶、钫、盒,显示出明确的时代特征;墓葬等级差异明显,小型墓葬仅以少量陶器、铜镜、铜钱随葬,大型墓葬随葬彩绘陶器(仿铜陶礼器)、铜容器、玉器等高等级器物。

墓葬发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新亭”陶缶。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新亭”陶文。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据韩方遗骸挖掘团身份确认中心负责人介绍,2019年3月至11月,韩国军队共发掘117具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以及1368件相关遗物。

彩绘陶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2020年大堡子墓地考古最引人注目的器物是纹样华美的彩绘陶器。这些陶器以鼎、壶、钫、盒等仿铜礼器为主要器形,色彩绚丽、线条流畅、构图繁复,极具灵动和神秘之感,折射出2000多年前先民的艺术构思和精神追求。